<form id="dtxnd"><form id="dtxnd"></form></form>

<form id="dtxnd"></form>

<form id="dtxnd"></form>

            <form id="dtxnd"><form id="dtxnd"></form></form>

              <form id="dtxnd"></form>

                公司法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公司法實務中心 > 親辦案例 > 

                重慶彭水工業園區建設實業有限責任公司與哈爾濱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分行,重慶博飛生化制品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

                時間:2018-05-31 10:32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渝高法民終字第00094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重慶彭水工業園區建設實業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重慶市,組織機構代碼:79586553-3。
                委托代理人:肖亞,重慶綠蔭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趙聰,男,漢族,1981年10月18日出生,該公司員工,住重慶市彭水縣。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哈爾濱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分行,住所地重慶市渝中區,組織機構代碼:70949853-9。
                委托代理人:滕言平,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徐桂鵬,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重慶博飛生化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墊江縣,組織機構代碼:62192400-3。
                上訴人重慶彭水工業園區建設實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彭水工業園區建司)與被上訴人哈爾濱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分行(以下簡稱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重慶博飛生化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飛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前由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07號民事判決。宣判后,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彭水工業園區建司的委托代理人肖亞、趙聰,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的委托代理人騰言平、徐桂鵬到庭參加訴訟。博飛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2012年11月9日,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與博飛公司簽訂編號為(哈)銀渝授字(2012)第巴南-001A號《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約定為博飛公司提供6600萬元的最高額綜合授信,授信期限從2012年11月9日起至2014年5月8日止,在授信期限內發生的起始日、到期日以本合同授信項下各單項合同或借款憑證等相應的憑證為準。授信額度用于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為博飛公司提供銀行承兌匯票承兌。
                同日,彭水工業園區建司與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簽訂了編號為(重慶分)行2012年(企高抵)字第巴南支行-001號《最高額抵押合同》,約定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以其座落于彭水縣保家鎮鹿山居委會廠房(房地產權證號:彭水縣),對博飛公司在編號為(哈)銀渝授字(2012)第巴南-001號《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和編號為(哈)銀渝授字(2012)第巴南-001A號《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項下所欠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全部債務提供抵押擔保,其中扣除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后余額最高不超過人民幣4000萬元。本合同擔保范圍為主合同項下全部債務包括但不限于本金及利息、違約金、以及實現擔保權利和債權所產生的費用(包括但不限于訴訟費、仲裁費、財產保全費、差旅費、執行費、評估費、拍賣費、律師費、公告費等)。雙方依法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
                同日,XX、楊琳分別與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約定,共同為博飛公司在編號為(哈)銀渝授字(2012)第巴南-001A號《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項下所欠的債務提供連帶責任保證。
                2013年11月4日、11月6日,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與博飛公司依據《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分別簽訂《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約定由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為博飛公司出具承兌匯票,匯票總金額人民幣6600萬元?!躲y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簽訂當日,博飛公司按照約定繳存保證金后,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為其開具七張總金額為6600萬元、到期日分別為2014年5日4日至5月6日的承兌匯票。
                匯票到期后,博飛公司未交足余下3300萬元票款,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作為承兌銀行承擔了匯票到期的付款義務,2014年5月4日形成票據墊款1500萬元,5月6日形成票據墊款1772.434萬元,合計形成票據墊款3272.434萬元。
                2014年5月22日,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因本案與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簽訂了《委托代理合同》,約定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委派律師代理本案,一審律師委托代理費366500元,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于2014年9月5日已支付。
                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訴稱,其為博飛公司出具承兌匯票,匯票總金額人民幣6600萬元。匯票到期后,博飛公司未交足余下票款,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合計形成票據墊款3272.434萬元,特訴請法院依法判決:1.博飛公司立即償還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墊付匯票款3272.434萬元及逾期利息(以1500萬元為基數,按日萬分之五從2012年5月4日起至實際履行之日止;以1772.434萬元為基數,按日萬分之五從2014年5月6日起至實際履行之日止);2.博飛公司承擔律師費73.3萬元;3.確認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對權屬彭水工業園區建司座落于彭水縣保家鎮鹿山居委廠房(房地產權證號:彭水縣,房屋建筑面積為48095.76平方米)享有抵押權,在博飛公司未履行上述第一、第二項給付義務時,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有權以該房屋折價或以拍賣、變賣該房屋的價款優先受償;4.本案訴訟費用由彭水工業園區建司、博飛公司承擔。
                一審法院認為,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與博飛公司之間的《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及《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與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之間的《最高額抵押合同》均合法、有效。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履行了《銀行承兌匯票協議》約定的承兌義務,博飛公司應當履行還款義務。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應當按照《最高額抵押合同》的約定承擔抵押擔保責任。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訴請的律師代理費金額在庭審中確定為36.65萬元。彭水工業園區建司關于本案應中止審理,其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而非擔保責任的主張,因其未提供相關證據證明本案系刑事犯罪,對該辯解理由不予采納。關于彭水工業園區建司要求追加XX和楊琳為共同被告的主張,根據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債權人有權選擇就物的擔保實現債權還是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本案中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明確表示其只就物的擔保實現債權,故對彭水工業園區建司的該辯解意見一審法院不予采納。關于彭水工業園區建司認為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對承兌匯票中的買賣合同的真實性未盡到謹慎審查義務,致使損失發生的主張,一審法院認為,根據票據的無因性原則,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基于承兌協議約定,對到期匯票進行承兌,并無過錯。彭水工業園區建司關于其即使承擔民事責任也不應超過4000萬元的限額的主張,該意見符合《最高額抵押合同》的約定,對該辯解意見一審法院予以采納。遂判決:1.博飛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給付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借款本金32724340.00元及逾期利息(其中以1500萬元為基數,按日萬分之五從2012年5月4日起計算至實際履行之日止;以1772.434萬元為基數,按日萬分之五從2014年5月6日起計算至實際履行之日止);2.博飛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支付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律師代理費366500元;3.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就判決第一、二項確定的債務,有權在4000萬元內對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提供抵押的彭水縣保家鎮鹿山居委會(房地產權證號:彭水縣)建筑面積為48095.76平方米的房屋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優先受償。4.駁回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212516元,由博飛公司、彭水工業園區建司共同負擔。
                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并由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承擔訴訟費用。主要事實和理由:1.博飛公司以及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XX、楊琳涉嫌虛構貿易關系騙取票據承兌,本案應當中止訴訟;2.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在未審查貿易關系真實性的情況下就進行承兌和貼現,具有重大過錯,應當承擔相應責任;3.本案抵押擔保的債權包括本案和另一案[(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的債權,且總額不超過4000萬元。但一審法院在本案中即判決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在4000萬元內優先受償,如果本案的抵押權行使完畢,依據另案判決,在另案中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還可以在4000萬元內行使抵押權,兩案存在沖突;4.原判第一項括號內容:“其中以1500萬元為基數,……從2012年5月4日起計算到實際履行之日止,……”明顯錯誤,本案匯票到期日是2014年5月4日,應從該日起算。
                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答辯稱,本案相關協議合法有效,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在承兌過程中沒有過錯,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應當承擔相應責任。本案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涉嫌經濟犯罪應當中止審理的條件,故不應中止。本案與另一案的抵押擔??偣苍?000萬元內,兩案判決結果并不矛盾。原判第一項中的起算日期“2012年5月4日”確實寫錯,應為“2014年5月4日”。
                博飛公司未作答辯。
                本院二審查明,一審法院于2015年3月19日出具民事裁定書,對一審判決作出如下更正:“第十三頁第9行中‘從2012年5月4日起計算’更正為‘從2014年5月4日起計算’?!?br />還查明,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在(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案判決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對博飛公司的借款本金689.066萬元及利息等在最高債權限額4000萬元內,對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提供的彭水縣保家鎮鹿山居委會抵押物優先受償。該抵押物與本案依據的是同一份《最高額抵押合同》,抵押物是同一抵押物。
                本院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的相同。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1.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在簽發及承兌銀行承兌匯票過程中是否有過錯及相應責任;2.一審判決對抵押權的判項是否與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案存在沖突。
                關于哈爾濱銀行在簽發、承兌銀行承兌匯票過程中是否有過錯及相應責任的問題,從彭水工業園區建司的上訴理由來看,其認為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的過錯是該行未能審查《購銷合同》的真實性。本院認為,該上訴理由不能成立:首先,關于博飛公司是否虛構貿易關系騙取票據承兌的問題,目前僅有公安機關的立案決定書,且哈爾并銀行重慶分行并非犯罪嫌疑人。該案也沒有相應結論,故不能依據該立案決定書即認定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存在過錯。其次,即使博飛公司虛構貿易關系騙取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簽訂《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等相關合同,這也屬于一方以欺詐手段訂立的合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一方以欺詐手段訂立合同的,只有“損害國家利益”的才無效。而本案僅涉及當事人的利益,并不涉及國家利益,因此,即使彭水工業園區建司的該理由屬實,《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等相關合同也是有效合同。第三,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條第一款規定票據的簽發、取得和轉讓應“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但對票據關系中的銀行來說,此僅為一種形式審查義務而非實質審查義務。從票據簽發看,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與博飛公司在簽訂《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時,已經約定了款項用途為“購買原材料”;從票據承兌看,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在承兌該匯票的過程中也審查了博飛公司的《購銷合同》,該行開具匯票及承兌匯票的行為均符合法律規定。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上訴認為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具有重大過錯證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一審判決對抵押權的判項是否與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案存在沖突的問題,雖然本案與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起訴的(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案均系根據同一份《最高額抵押合同》作出的判決,抵押物也相同,但本案與(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案是兩個不同的案件,一審法院分別作出判決符合法律規定。二審庭審中,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明確表示,兩案的最終執行數額總和以《最高額抵押合同》中約定的4000萬元為限,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關于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提出的本案應中止審理的問題。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沒有證據證明本案的處理必須以刑事案件的審理結果為依據。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二條之規定,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認為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向人民法院說明理由并附有關材料,但彭水工業園區建司僅提供了公安機關的立案決定書,該立案決定書中的犯罪嫌疑人并非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本案在審理過程中也未發現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涉嫌犯罪的證據。故彭水工業園區建司要求中止審理的請求不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本案《最高額綜合授信合同》、《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協議》及《最高額抵押合同》是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各方均應按約履行。哈爾濱銀行重慶分行履行承兌義務后,博飛公司未按照約定還款,應當承擔還款責任,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作為抵押人,應當承擔相應的抵押擔保責任。彭水工業園區建司上訴提出一審判決第十三頁第9行中“從2012年5月4日起計算”表述錯誤的理由屬實,但一審法院已經裁定更正為“從2014年5月4日起計算”,該日期表述錯誤已經得到糾正,本院不再改判。彭水工業園區建司提出的本案和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2014)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625號案的抵押擔保責任總和不能超過4000萬元的主張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確認。但因兩案系不同的案件,一審法院分別判決并無錯誤。兩案的債權在擔保財產4000萬元范圍內各自實際優先受償的數額可在執行過程中予以解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212516元,由重慶彭水工業園區建設實業有限責任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閻 強
                代理審判員 譚 錚
                代理審判員 馮衍昭


                二〇一五年六月一日
                書 記 員 崔忠杰
                X 關閉
                兼职平台app排行榜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