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刑事辯護中心 > 職務犯罪 > 相關新聞 > 

科長貪690萬玩網游 三年砸錢玩王者榮耀1500萬

時間:2018-04-11 11:20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科長貪690萬玩網游 三年砸錢玩王者榮耀1500萬

三年間,砸在網絡游戲上1500萬元,其中貪污、索賄近700萬元,今年6月,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城市管理局戶外廣告管理科原科長丁鑫被常州市中級法院二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

拼爹富二代輕松混世界

丁鑫今年38歲,大學本科。他是獨子,父母是生意人,生意做得挺大。上世紀90年代丁鑫上大學那會兒,老媽每學年給兒子零花錢20萬元,除了不能上天撈月亮,能給的爸媽都給他了。但對年輕人來說,錢來得太容易未必是什么好事。

丁鑫大學畢業后沒著急找工作,跟老爸在北京邊玩邊學做生意。因自幼任性驕橫,他與父母經常鬧矛盾。一次,丁鑫代表老爸接待家鄉的政府官員,在車上,他跟對方說:“幫我找個工作,不想跟我爸混了,煩!”這話說出去沒幾日,那邊有了回音,叫丁鑫去區城市管理局報到,當上了公務員。

丁鑫先是在城管局下屬單位當個中層干部,之后調到局里,在戶外廣告管理科當科長。參加工作不久,丁鑫即結婚成家,妻子也是公務員。很快兒子出生,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丁鑫都令人羨慕。

丁鑫不抽煙不喝酒,唯一的嗜好就是網絡游戲。從小學到大學,他不是用功努力的孩子,但學習成績都屬上乘,腦子很聰明。這也是他迅速成為知名玩家的原因。

網游三年,他的婚姻走到盡頭。丁鑫說老婆孩子、家庭都無所謂,但不上網游就很無聊,虛擬世界可以得到現實中得不到的愉悅滿足。離婚后的6年,是他人生最自由、網游最瘋狂時段,他幾乎所有業余時間都在網上,雙休日及節假日通宵達旦玩網游。

網游界的“老大”

網絡游戲《征途2》,最高在線玩家228萬人,同時在線人數最高達54萬人。但該游戲燒錢得很,得有雄厚的財力才玩得起。在丁鑫眼里,錢這玩意兒就是個數字,從小到大從不差錢的他扔錢也從不眨眼,這是他進入《征途2》后能過關斬將,力壓群雄,直奔大哥交椅的主要“優勢”。

《征途2》的玩家們都知道大名鼎鼎的“常州v惡棍”(以下簡稱惡棍),此乃丁鑫在《征途2》的網名,傳奇式玩家,亞太地區數一數二的大佬,圈里號稱“一哥”。丁鑫案發后,網游專家對其在《征途2》的業績進行梳理:他是《征途2》當之無愧的一哥,游戲充值1500萬元。2012年初,他在亞太地區決賽獲冠軍,其裝備完全碾壓群雄,毫無對手。6月18日他再奪冠。2013年7月29日,他第三次獲得冠軍。其業績在《征途2》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獲得冠軍的先決條件是“裝備”上檔次?!把b備”需要購買,比如一把大刀要賣數十萬元,幾千元的月工資還不夠塞牙縫的,父母每年打給寶貝兒子200萬元零花錢,也遠遠不夠丁鑫在《征途2》拼殺所需費用。于是,他把小聰明運用到怎樣撈錢上。

自有“取款綠色通道”

丁鑫身為戶外廣告管理科科長,級別不高,手中權力卻不小,一手掌握發放戶外廣告施工許可證、戶外廣告設置許可證,收取廣告管理費及所轄區域內廣告牌租賃、廣告制作工程發包等權力。這樣一來,很多戶外廣告公司老板都唯丁鑫馬首是瞻。丁鑫為這些老板承接廣告業務大開方便之門的同時,也為自己鋪設了一條“取款綠色通道”。

武進區城區內可以設置戶外廣告的位置屬于稀缺資源,戶外廣告施工證、戶外廣告設置許可證便成了“香饃饃”,可謂“一證千金”。丁鑫在負責兩證發放過程中,規避程序,欺上瞞下,肆意亂發,將發放兩證程序變成斂財的手段。同時在廣告工程發布、審計、結算等環節,丁鑫瞅準制度上的漏洞,乘虛而入,渾水摸魚。

2012年上半年,丁鑫將創建文明城市宣傳廣告發給某廣告公司制作,工程款8萬元。結算工程款項時,丁鑫向該公司老板吳某謊稱“局領導要充抵費用”,指令其虛開廣告工程款發票。吳某連開兩張共計33萬元虛假廣告工程款發票,同時丁鑫授意下屬陳某制作對應的虛假工程合同及業務量清單,在本單位財務部門結算工程款,丁鑫從中貪污公款30余萬元,陳某獲數千元。

2012年至2013年間,以上述同樣手法,丁鑫伙同陳某共計貪污公款246萬元,丁鑫實得221萬元,彼時,正是他在《征途2》三連冠時期。丁鑫注冊了一皮包公司,將單位管轄的廣告牌以皮包公司的名義轉租給民營廣告公司使用,從中獲取“租金”。貪污公款的同時,丁鑫還以借款為由,向5家廣告公司索取巨額賄賂,其中先后10次向某廣告公司老板吳某索取賄賂47萬元,5次向另一廣告公司老板劉某索取賄賂23萬元……

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可丁鑫的“借款”從來不還。2011年至2013年間,丁鑫向業務單位共計索取錢財達456萬元。

丁鑫離婚后,每周六由他帶兒子,他帶兒子下館子都會帶上廣告公司老板,讓他們埋單。有一次,他見肖老板的新款電腦不錯,當場指令肖老板給他兒子買一款“一模一樣”的電腦送來;另一老板去丁鑫辦公室求點業務,丁鑫打開其皮包,將里面數千元掏光,僅留了一兩百元零錢給人家;深夜,因電卡欠費網游打不成了,丁鑫抓起手機,命令某老板立即去柜員機充值,老板說:“我都睡了,明一早去行不?”丁鑫大聲道:“現在就去!”對方只得星夜開車去為丁鑫充值……

 終審獲刑十三年

2013年,丁鑫在《征途2》第三次獲得地區冠軍的時候,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檢察院接到一封舉報信,打開一看,就一句話:丁鑫有經濟問題。

分管副檢察長和反貪局局長沒有放棄看似毫無偵查價值的一句話舉報,而是迅速組織警力展開外圍秘密摸底調查。調查發現,丁鑫家境優裕,父母發放年度零花錢上百萬元,他媽媽心疼單身兒子還暗地里塞錢給他;丁鑫負責的科室被稱之為“城管局最有實權,最具含金量”的部門,多家廣告公司與其往來密切,往其私人銀行卡中打過不少錢;丁鑫沉湎于網絡游戲數年,成績斐然,這得砸大量金錢。通過一家知名網游公司協助調查,結果令網游公司工作人員都驚詫不已,三年間,丁鑫在《征途2》花費了1500萬元,全是真金白銀,讓眾人發出了“有這么些錢干啥不行”的感嘆。

與此同時,偵查人員控制了丁鑫下屬及貪污同伙陳某,獲取共同貪污證據及主要行賄人吳某、劉某證詞……反貪局緊鑼密鼓調查當口,丁鑫突然將手機關機,從人間蒸發了。

當反貪局掌握大量證據并已網上通緝他時,他卻昂頭走進武進區紀委大門,一臉不屑地坐在工作人員面前:“別以為我是來投案自首的,我只是來跟你們說說情況,解釋一下的……”此時,他還是一副網游老大的架勢。

2014年1月6日,武進區檢察院將犯罪嫌疑人丁鑫刑事拘留,同年1月17日,常州市檢察院決定對其逮捕。案件審查期間,他拒不認罪,且借毒癮發作裝瘋賣傻,使案件偵查遭遇瓶頸。但偵查人員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將碎片化的證據形成證據鏈,使該案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武進區檢察院對丁鑫提起公訴。

2015年6月26日,武進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丁鑫共同及單獨貪污公款240.69萬元,個人實得221.66萬元;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40萬元;查清其受賄所得贓款456.22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60萬元。兩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100萬元。一審宣判后,丁鑫不服提起上訴。

根據刑法修正案(九)及相關司法解釋,2016年6月1日,常州市中級法院改判被告人丁鑫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60萬元;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90萬元;兩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150萬元。

人民網(13.74 +0.00%,診股)兩次發文批王者榮耀!騰訊市值蒸發千億

憑借著一款風靡全國的手機游戲《王者榮耀》(又被網友稱為“王者農藥”),騰訊控股(00700.HK)的股價此前屢創新高,并一度登頂成為“市值一哥”。

近日,因部分青少年沉迷《王者榮耀》的問題,讓這款游戲和騰訊均飽受爭議。7月4日,騰訊的《王者榮耀》正式推出“史上最嚴防沉迷”措施。7月3日和4日,人民網兩次發文批《王者榮耀》。7月4日,騰訊股價大跌4.13%。

記者統計發現,因為這一口炸裂的“農藥”,騰訊控股7月4日這一天跌去的市值,抵得上40家A股創業板上市公司。

一天跌掉40家創業板公司

盤面數據顯示,騰訊控股7月4日當天午后出現跳水,盤中一度跌至266.4港元/股。截至收盤,騰訊控股的股價收于269.2港元/股,跌幅達4.13%。

若以收盤價測算,騰訊控股的總市值為2.55萬億港元,較前一日縮水1099.45億港元,折合957.62億元(按1港元=0.871人民幣元測算)。且當日港股通凈賣出規模達2.05億港元,這也是騰訊控股連續第三個交易日被港股通凈賣出。

港交所披露的數據顯示,騰訊控股7月4日凈買入的券商席位前三名為內資及香港本地券商,中銀國際、 恒生證券和富途證券分別凈買入1.92億、1.65億及1.64億港元。

凈賣出券商席位均是海外券商,JPMorgan、德意志銀行、法國興業銀行分別凈賣出1.55億、1.18億和1.07億港元。

騰訊控股是港股市場公認大藍籌,近年來漲勢不減,微信的大規模應用更是助推其估值穩步提升。日前,騰訊控股旗下游戲產品王者榮耀風靡一時,引發諸多爭議,王者榮耀為此推出“限時令”,意在調控未成年玩家使用時間。特別是人民網等媒體發文質疑王者榮耀,令騰訊控股承壓。

7月3日,人民網評論文章稱,作為游戲,《王者榮耀》是成功的,而面向社會,它卻不斷在釋放負能量。7月4日,人民網再度發文點評《王者榮耀》稱,“社交游戲”的監管不該只堵不疏,而應樹立“大監管”理念,游戲制作方的源頭設限、政府部門的審核監管、家庭成員的陪伴監護等,一個不能少。

另一方面,騰訊控股近期持續攀升,未有明顯調整,也不排除7月4日的大跌系正常調整。

記者統計發現,因為這一口炸裂的“農藥”,騰訊控股7月4日這一天跌去的市值,抵得上40家A股創業板上市公司。當然,這40家上市公司里,包括了即將退市的欣泰電氣,該公司目前的市值只有5.2億元。

另外,受此影響,7月4日A股市場的手機游戲概念股跌多漲少:

吸金游戲

一款吸金的游戲,往往能對背后上市公司的股價產生助推作用。前段時間里,網易股價的上漲,和當時《陰陽師》的火爆相關聯,而今年以來騰訊股價屢創新高,《王者榮耀》無疑在其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根據騰訊控股披露的今年一季度財報,今年前3個月里,該公司收入同比增長55%達495.5億元;經營盈利同比增長44%達192.7億元。騰訊稱,受《王者榮耀》、《龍之谷》等游戲的推動,一季度智能手機游戲業務實現的收入為129億元,同比增長57%。

另有數據顯示,《王者榮耀》累計注冊用戶超2億,日活躍用戶超8000余萬,每7個中國人就有1人在玩?!锻跽邩s耀》在騰訊控股的智能手機游戲業務板塊無疑占了大頭。

和A股創業板公司一季度營業收入做比較,騰訊一季度智能手機游戲業務實現的129億元,抵得上220家創業板上市公司一季度營業收入。

爭議層出

這樣一款火爆的游戲,給騰訊公司乃至游戲直播、競技等帶來了流量和業績,但也因青少年沉迷等問題遭遇了爭議。

7月3日,人民網發文稱,作為游戲,《王者榮耀》是成功的,而面向社會,它卻不斷在釋放負能量。這種負面影響如果以各種方式施加于未成年的孩子身上,就該盡早遏制。一方面,游戲內容架空和虛構歷史,扭曲價值觀和歷史觀;二是過度沉溺讓孩子在精神與身體上被過度消耗。

關于虛構歷史的爭議,騰訊此前對《王者榮耀》部分游戲角色的背景做了調整,如將荊軻改名為阿珂等。

對于青少年沉迷問題的爭議,騰訊日前宣布,將于7月4日以《王者榮耀》為試點,率先推出健康游戲防沉迷系統的“三板斧”。

所謂“三板斧”包括:未成年人限制每天登陸時長;綁定硬件設備實現一鍵禁玩;強化實名認證體系。其中,12周歲以下(含12周歲)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時,并計劃上線晚上9時以后禁止登陸功能;12周歲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時。

王者榮耀有很多中小學生玩家

“雖然目前我們的相關措施會犧牲一定的短期效益,但我們還是堅定要跨出這一步?!薄锻跽邩s耀》游戲制作人李旻表態稱,王者作為一款游戲產品,在游戲設計本身是完全符合國家規定的。

這種“短期效益的犧牲”,也由此直觀體現在騰訊控股7月4日的股價和市值上。

不止騰訊 白馬股紛紛“失蹄”

以騰訊控股7月4日的股價表現,該公司跌幅居恒生指數50家成分股之首。當天恒生指數50家成分股中,股價出現上漲的僅5家,并且,除騰訊控股外,銀河娛樂、吉利汽車、中國神華(0.00 +0.00%,診股)、華潤電力這幾家公司的股價跌幅均超過了3%。

A股市場來看,白馬股也紛紛“失蹄”。今年上半年,白馬價值股集體起舞,上證50、滬深300指數表現不俗,屢創階段新高。不過,7月伊始,白馬股相繼出現回調。

截至7月4日收盤,貴州茅臺(455.87 -0.22%,診股)下跌1.84%,收報451.92元/股。貴州茅臺已經連續5個交易日下跌,累計跌幅達6.64%,與6月27日的最高價485元/股相比,市值損失超400億元。除了貴州茅臺以外,格力電器(39.99 +0.00%,診股)、美的集團(41.26 +0.10%,診股)、五糧液(53.79 +0.15%,診股)、瀘州老窖(50.70 +1.56%,診股)、海天味業(39.00 +0.52%,診股)、浦發銀行(13.70 +0.07%,診股)、中國平安(53.70 -0.26%,診股)等多只業績穩定股均出現連續下跌。

對此,一方面,不少券商策略分析師認為,隨著白馬股股價不斷上漲,估值優勢減弱,一線白馬股配置價值下降。如國金證券(11.26 +0.45%,診股)認為,從歷史來看,過于集中的抱團取暖,在中后期,隨著股價的不斷上移,機構投資者開始審視自己持股的性價比(后期潛在超額收益與承擔的潛在風險)的問題,由此,會適度的嘗試性往外擴散配置。

招商證券(18.25 +0.16%,診股)也在最新的7月策略報告中指出,A股的估值中樞處在下行通道中,難以有系統性機會,同時由于業績公告期帶來的效應會隨著時間推移逐漸削弱。因此,不建議投資者買入前期漲幅較大的板塊,也不建議在7月追漲已經漲幅較大的板塊。

另一方面,仍有不少機構力挺一線白馬股。如華泰證券(19.82 +0.00%,診股)首席策略分析師戴康表示,A股由流動性主導,信用收緊是確定趨勢,全球流動性蜜月期結束,中國貨幣政策在當前基礎上易緊難松。短端利率可能再度上行將強化“以龍為首”的市場風格,而在10年期國債利率達到3.8%之前,弱勢震蕩格局很難被打破。建議繼續關注一線龍頭股的回調機會,并挖掘細分領域市場關注度較低的龍頭股。


X 關閉
兼职平台app排行榜前十名